AD=AD(愛麗絲.道茲)

     SL=SL(史賓塞.李妥)

     AD+SL=U(LOVE)

     愛麗絲是第一個在坎布瑞亞對史賓塞敝開心胸竭誠歡迎他的小小村民,史賓塞帶著黑暗不堪的過去,離開劍橋和繁華的都市,騎著單車來到這叢山峻嶺隱密的湖區,他以為可以拋下一切,重新開始,只要一個夏天的時間,他會回到劍橋,安然於從零開始,在他對數學有著無比天賦的腦袋裏,這麼篤地的盤算著.

     純樸,但也不失複雜人心的村民,當然在一開始對史賓塞除了好奇,也充滿了不信任,好好的一位劍橋高知識份子,怎麼會選擇來到這個窮鄉僻壤,而且分文不收的替愛麗絲父親作著農場的粗活?連我也百思不解的猜想史賓塞可能的過去,和意圖.

 

    炙熱的夏天,百年難見的乾旱,高溫燒烤著這片田園風光,原本清澈可以見底的溪流只剩難堪的污黃的水在殘喘流著,史賓塞的故事,在一場意外草原火災他捨命救出愛麗絲之後,也漸漸開始一點一滴的被攤開在陽光底下,村民們先是因為他的英勇,而在表面接納了他,但是史賓塞忘了,人心,複雜的人心,其黑暗面,是沒有鄉城之分的,只是有的陷阱淺,有的陷阱深,深到要以性命為自己的誤踩而付出代價.

 

     陷阱的第一個徵兆是,史賓塞也讓自己耽溺於村民把他當作英雄來看待與接納,他太想融入這個村落,他以為可以因此而得到在都市得不到的體諒與慰藉,事情在第二個徵兆出現之後而邁向失控.

 

     艾德蒙,英俊而且充滿活力,他讓史賓塞誠實面對了自己在劍橋造成的失誤,他想從艾德蒙身上找到修正和確認的方法,他找到了,但人生課題不是只有兩堂就可以學到其真髓的,艾德蒙給予他再多的歡愉,也難以助他熬過即將所面對與在劍橋發生過相同的試煉.

 

     人心啊人心,史賓塞,純粹的數學,無法幫你驗算出這可以無限擴升演變的部份,它是個太困難的課題了,你逃到哪兒,都避不掉,也解不了的.

 

     因為,在愛麗絲對你的倚靠和信任,你沒算出她用生命作出了賭注,因為,無可避免的東窗即將事發,你誤算了艾德蒙對你,和你對艾德蒙的愛,是處在一個多麼奧妙的奇怪失衡狀態,還有村民們對你的猜忌與懷疑,在事後會如何像蠻荒之洪再次淹滅了你,你的數學,全然沒有替你找到答案,只有一連串的複雜方程式,無解.

 

     雨來了,轟隆隆的雷響之後,故事在暴雨稍作停歇的月夜露出全貌.

 

     映著月光,溫柔的廢礦湖水波痕慈悲的接納了史賓塞,此刻他全然忘了同樣的地方,艾德蒙是如何狂野的給了他企求的愛情,但此刻,他懷裏擁有的只剩下愛麗絲.

 

     這段期間看了幾本好小說,其中"遙遠那方的太陽鳥",和"純粹的孤獨"最讓我閱後回味無窮.

 

     尤其"純粹的孤獨",作者說故事的手法和定調與"潮浪情緣"很像,故事裏的湖區和小鎮風光,在文字淡然敍述之間像電影般的在我腦裏展開,猶如透過大螢幕觀賞了一部好片,難怪有書評二話不多說,"請把它拍成電影吧!"

 

     是會讓我想一讀再讀的好書.

未命名z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飛行的館子

朵朵雲躲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